廈門柏事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新聞資訊
2021-07-21

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開市,如何計算?怎么交易?與物聯網有何關聯?你想知道的全在這里


7月15日,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發布公告稱:根據國家總體安排,全國碳排放權交易于7月16日(星期五)開市。7月16日上午9點30分,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在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正式啟動。

 微信圖片_20210722104209.jpg

 

9點30分,首筆全國碳交易已經撮合成功,價格為每噸52.78元,總共成交16萬噸,交易額為790萬元。據悉,全國碳市場啟動儀式于北京、上海、武漢三地同時舉辦。全國碳市場采用“雙城模式”,將交易中心設置在上海,將碳配額登記中心設置在武漢。

 

首批參與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的發電行業重點排放單位超過了2162家,這些企業碳排放量超過40億噸二氧化碳,意味著中國的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將成為全球覆蓋溫室氣體排放量規模最大的碳市場。

 


什么是碳交易?



所謂碳交易市場,就是通過碳排放權的交易達到控制碳排放總量的目的。通俗來講,就是把二氧化碳的排放權當做商品來進行買賣,需要減排的企業會獲得一定的碳排放配額,成功減排可以出售多余的配額,超額排放則要在碳市場上購買配額。

 

例如,某家企業每年的碳排放配額為2萬噸,如果企業通過技術改造,碳排放量減少為15000噸,那么多余的5000噸,就可以在碳市場上出售。而其他企業因為擴大生產需要,原定的碳排放配額不夠用,就可以在市場上購買這些被出售的額度。這樣既控制了碳排放總量,又能鼓勵企業通過優化能源結構、提升能效等手段實現減排。

 

具體來看,企業能夠獲得的碳排放額度初期由相關部門免費發放,配額計算公式為:機組配額總量=供電基準值*實際供電量*修正系數+供熱基準值*實際供熱量。簡單來講,即相關部門通過行業的歷史排碳強度確定一個基準線,結合企業的產能情況,就可以得出企業的碳排放額度。

 

不過,2012年我國開始建立了國內的自愿減排碳信用交易市場,其碳信用標的為CCER。一些經過主管部門申請備案的“減排方法學”,比如新能源、水電、林業碳匯、沼氣等254個項目,可以自主申請CCER,但是重點排放單位最多只可以用5%的CCER抵消碳排放配額的缺口。

 

對于如何進行碳排放測量,目前主要有直接測量和分部測量兩大類。所謂直接測量是指將在線監測的儀器放在電廠煙氣的出口測量氣體排放量,而分部計算則是通過測算消耗化石燃料產生的排放,根據一些經驗或實測得到元素的含碳量,最后再把二者相乘就得到直接排放量。

 

另外,對于碳交易的交易場所、交易方式、交易時段、交易賬戶等重要信息,上海環交所已于7月15日發布的《關于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相關事項的公告(滬環境交[2021] 34 號)》進行了明確。

 

  • 交易場所上,根據生態環境部的相關規定,全國碳排放權交易機構負責組織開展全國碳排放權集中統一交易。全國碳排放權交易機構成立前,由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承擔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系統賬戶開立和運行維護等具體工作。

  • 交易方式上,碳排放配額(CEA)交易應當通過交易系統進行,可以采取協議轉讓、單向競價或者其他符合規定的方式,協議轉讓包括掛牌協議交易和大宗協議交易。

  • 交易時段方面,除法定節假日及交易機構公告的休市日外,采取掛牌協議方式的交易時段為每周一至周五上午9:30-11:30、下午13:00至15:00,采取大宗協議方式的交易時段為每周一至周五下午13:00至15:00。采取單向競價方式的交易時段由交易機構另行公告。

  • 交易賬戶方面,每個交易主體只能開設一個交易賬戶,可以根據業務需要申請多個操作員和相應的賬戶操作權限。

 

事實上,碳交易并非完全的新物種,其試點工作早在十年前就已開展。據了解,截止到2021年6月,在北京、天津、上海、重慶、湖北、廣東、深圳試點的碳市場累計配額成交量4.8億噸二氧化碳當量,成交額約114億元。

 


電力物聯網率先迎來契機?



在碳交易市場中,電力是首批參與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的行業,全國碳交易的首筆訂單也出自該行業。

 

之所以全國碳市場選擇以發電行業為突破口,一方面是因為發電行業的碳排放量巨大,另一方面是發電行業的管理制度相對健全。

 

由于發電行業直接燒煤,所以該行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大,包括自備電廠在內的全國2000多家發電行業重點排放單位,年排放二氧化碳超過了40億噸。根據國家能源局的數據,我國2019年碳排放的行業占比中,電力行業占了43%。

 

微信圖片_20210722104220.jpg

 

同時,整個發電行業的自動化管理程度高,數據管理規范,配額分配簡便易行。從國際經驗看,發電行業都是各國碳市場優先選擇納入的行業。因此,選擇發電行業首先納入碳交易市場,可以同時起到減污降碳協同的作用。

 

微信圖片_20210722104229.jpg

事實上,在國家電網等的力推下,能源互聯網在過去幾年發展勢頭迅猛,并與工業互聯網呈現齊頭并進之勢。在國家電網看來,能源互聯網=堅強智能電網+泛在電力物聯網。對于堅強智能電網,國家電網公司早在“2009特高壓輸電技術國際會議”上就進一步提出了名為“堅強智能電網”的發展規劃,其更側重于通過利用傳感器對關鍵設備(溫度在線監測裝置、斷路器在線監測裝置、避雷器在線監測、容性設備在線監測)的運行狀況進行實時監控。

 

在此基礎上,國家電網于2019年在京召開“泛在電力物聯網”建設工作部署電視電話會議,一度使得“泛在電力物聯網”已經成為2019年物聯網領域最火的題材之一,并提出到2021年初步建成泛在電力物聯網,初步實現統一物聯管理?!胺涸陔娏ξ锫摼W”在堅強智能電網的基礎上將更關注于如何對采集到的數據價值進行挖掘,即通過對數據的分析、挖掘,達到對整個電力系統的優化管理。

 

如今,隨著碳中和概念深入人心,包括堅強智能電網、泛在電力物聯網等在內的能源互聯網無疑也將迎來新一輪的快速發展期。

 


物聯網還有哪些可能?



目前,我國發電供熱主要以火電為主。在碳中和的大背景下,從傳統能源向新能源轉換的步伐勢必也將加快,光伏、風電、水電、核電等綠色能源相關企業或將迎來高速發展階段。

 

根據全球能源互聯網合作組織測算,到2025年,中國發電結構中,煤炭占比將從67%下降至49%,風光發電占比將從8%上升至20%,氣電、水電、核電等次優能源占比從25%微升至28%。

 

隨著風電、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的大規模裝機,也為數字化基礎設施建設到科技服務提供了發展機遇。

 

目前,在風電發電機組設備層面,已經開始大量使用物聯網技術進行數據分析。通過溫度、振動、位移,風速等更多種傳感器的應用,風電機組具備了更強的感知能力,能采集更多數據,使得風機可以進行數字化建模,從而預先感知運行狀態,根據狀態偏離健康運行的情況,進行預防性維護和維修。

 

不僅如此,光伏系統也有許多不同的方式借助物聯網技術降低碳排放。物聯網使光伏系統的相關人員能夠更加可靠、實時地訪問數據。此外,物聯網方案還有利于更加高效的遠程管理資產,使其成為光伏發電市場中的強大管理工具之一。

 

在碳交易市場中,物聯網還能夠助力監測碳排放。例如,通過部署各類智能傳感器,企業可以實時掌握能源和損耗數據,有效偵測浪費情況的發生。這些數據不僅包括企業在生產和運營過程中產生的碳足跡,也可以包括在人員辦公和差旅過程中的碳排放。

 

另外,物聯網還可以與人工智能結合,通過預測和分析減少碳排放。人工智能技術可以根據企業當前的工作過程、減排方法和需求,預測未來的碳排放量。根據波士頓咨詢公司的分析,使用AI可以幫助減少26至53億噸的二氧化碳,占減排總量的5%至10%。

 

除此之外,包括區塊鏈在內的新興技術或也將在碳交易中實現新的場景應用,其或可被用來來簡化和促進社會和公司治理數據的收集和自動呈報流程,從而確保碳信息的有效性和可披露性。

 


寫在最后



在碳中和的大背景下,節能減排將成為各行各業的未來主旋律。同時,物聯網、5G、AI等技術正在賦能千行百業、改變整個產業和社會,它們與碳中和技術的融合應用也可以加速碳中和目標的實現。

來源:物聯網智庫 


强奷漂亮的女教师中文字幕,美女被扒开内裤桶屁股眼,美女裸体艺术欣赏,群体交乱